Wednesday 12 December 2018
Home      All news      Contact us      English
epochtimes - 23 days ago

魏京生: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(之三)

【大纪元2018年11月19日讯】有一个国际流行的说法:中共的体制效率高。所以西方人在考虑中国问题时,总以为和中央政府谈好了,问题就解决了。可是多年来打交道的经验,恰恰相反:中国政府永远没有信用,说话不算数,没信用。这是为什么呢? 中央政府说话不算数,这是第一个层面的问题。因为按照共产党的理论,只有他们自己是正确的代表,别人都不算什么。按照标准的邪教理论,不符合邪教标准的任何人和事物,都不算人也没资格要求权利。对他们说话不算数不违背道德;对他们也可以不择手段。最标准也最直白的表达,就是邓小平的猫论。 另一个层面的问题,就是共产党的体制不是只有一个或几个皇帝,而是有成千上万个土皇帝。所谓的政令不出中南海,就是说的这种体制。中央的命令到了各省不一定被批准;省上的命令到了各市县也不一定被批准。所以贸易壁垒和非关税壁垒,不是中央政府能够解决的。这就是中国没信用的第二个重要的原因。 除了中国不是民主体制,不需要对人民负责之外,一党专政是造成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另一个主要的原因。既有政府下令,又有党委下令,但政府必须服从党委,而党委又不必负责。下级党委不需要服从上一级政府,可以各行其令。这种混乱的体制,也就是一党专政的体制,是造成混乱的根本原因,也是制造出土皇帝的根本原因。这也是所有专制体制的通病。 例如北京对河北封锁面粉,河北就回报以封锁蔬菜。广东进口大米猪肉平抑物价,湖南就回报以封锁大米猪肉。青海对甘肃封锁羊毛,甘肃就回报以封锁粮食煤炭。类似的国内贸易战和贸易壁垒不会见诸于报端,但却是现实的存在。在这种土皇帝独裁的体制下,县官不如现管,贸易战和壁垒不仅仅是针对外国。中央政府的承诺无法实现,对外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无法实现。 中国现在的体制和古代相似但不相同。虽然都是用专制政治管理市场经济,但古代的法制是有效的法制,没有另外的权力中心干预法制体系。现代的体制是法外的干预大于法制体系,也就是通常说的党大于法。实际上就是无法无天。古代只有在王朝将要灭亡的最后阶段,才会出现法制败坏的状况。现在是党大于法,从根本上就没有统一的法制。这才是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,也是中国社会和共产党之间的根本矛盾。 当然,共产党的根本策略,就是以不公平的贸易剥削美国和中国人民。如果中央政府口头上向美国妥协,成千上万的土皇帝们也不会放弃他们剥削中美两国人民的权利。恰好他们反抗中央的政策和法令,早就已经是惯例了。所以中美之间的根本问题没有信用,恰好就建立在中国的法制体系无效的基础上。 要使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向着公平贸易的方向变化,关键是中国改变党大于法的土皇帝体制。建立独立的不受任何干扰的司法体系,中美之间的贸易协定才有可能有效。否则就算习近平、李克强有诚意,他们也没能力遵守协议。 在不可能立刻改变一党专政体制的前提下,中美谈判必须附加以建立独立有效司法体系的要求,并以国际监督机构加以监督。这个监督也必须是有惩罚措施的监督,不能是所谓没有牙齿的欺骗性机构。如此,才能保证协议得到执行,才能使中美两国人民受益,而不仅仅是中美两国资本家受益,人民受苦。 --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:高义

Related news

Latest News
Hashtags:   

魏京生: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(之三)

 | 
Most Popular (6 hours)

Most Popular (24 hours)

Most Popular (a week)

Sources